死亡是妈妈唱给我的一支摇篮曲
给猪太狼   -[猴探长]

    接下来我介绍一下220成员的情况吧:嗯,每天早晨我们最痛恨的就是大山敲着饭盆叫起床。大山经过了与小霞的“英语情书门”风波后已逐渐平静;闹闹仍旧与大眼分分合合;春毛子除了每晚回来接受我们的批斗,已经成了大胖的傀儡;小晋执着于一款叫做《征途》的网络游戏,当然,这是他得知自己的好友抢走自己心爱的女人后,自己灌了三瓶白酒才产生的灵感——他说他的下半生要生活在虚拟中;我呢,仍旧写我的小说,有时候经常通宵来写,可是,当小晋学着大山的不着调口音说“房子啊,你写的啥玩意子啊”的时候,我却不知道我到底写的啥玩意子;对了,还有大个,他又去准备追其他班级的一个女同学,但他总是说着手头紧,于是还没追就又放弃了,我们都折服于他的奇怪逻辑。

    现在你肯定认为我喝多了吧,我们记忆中仍旧停在那里,我认为或者当做你只是出门去看车展,用不了两三天你便回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.24


  发表于  2010-01-24 11:44:02    引用(0)    编辑 

嘿。向房子问好。

壹零年一切都好。
小玉 ()   发表于   2010-02-05 11:04:15  [回复]

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