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是妈妈唱给我的一支摇篮曲
老虎老鼠傻傻分不清楚   -[武工队]

  我十分怀念05年的夏天:高考前夕,新来的女数学老师——约莫四十岁,颧骨挺拔,瘦削,长身,头上顶一束假发——闷热的教室内,电风扇嗡嗡作响,我们的数学教师长久伫立于风扇之下头发竟丝毫不动,想到她的假发被风扇吹掉,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划破教室的寂静,我们,不禁就会泪流满面。

阅读全文      发表于2007-07-20  14:52:29    编辑    评论(1)    引用(0)

共1页 1





Rss